高考作文改起来并不难

为公平起见,一般规定同一份作文需2-3人评阅,彼此给分差异若超过5分,就需重新评阅。

改作文的工作量相当于数学的两倍,又必须在7天之内改完。阅卷人看一篇800-1000字的作文,时间只有一到两分钟,甚至只有几十秒。于是阅卷人就会彼此求同“趋中”,最简单的方式就给二等。这就是高考作文的事实

“每个人都在抱怨,每个人都在参与。高考涉及考生前途,教师违心教学也可以理解。有位老师说自己找了三个名人季羡林、霍金、苏东坡,让考生背熟这三个人的名言,经过排列组合,可以应对15个不同的题目。”温儒敏

高考零分作文集《别笑我是高考零分作文》,该书记录了高考的零分作文,也发出了对高考零分作文和满分作文哪个更不靠谱的质问。(辛坤/东方IC/图)

类似“高考作文需要改革”的呼吁早已屡见不鲜,其结果往往是雷声大雨点小。到底是否一改就会“天下大乱”?稳步推进改革有什么思路?有些明显不合理的“技术性”弊端可否先改?不妨听听国家基础教育专家工作委员会委员温儒敏和一些高考作文命题、阅卷专家的意见。

2010年底,北大语文教育研究所和《课堂内外》杂志召开了一次关于“高考作文”的“民间会议”,会议召集人温儒敏通知与会者不必提供论文,以便直奔主题;会议现场不请领导,不请记者,畅所欲言。来自北京、天津、宁夏、四川等省份高考作文命题专家、高考作文阅卷教师、高考作文研究专家以及少量退休语文教师二十余人会聚北京。

会议开始,北大中文系前任系主任、现语文教育研究所所长温儒敏开门见山:“不要发牢骚,要提建设性意见。重要的是要用数据说话。”与会者的踊跃发言表明,确实当得起“民主、求实、建设性”等用来描述会议的形容词。会后温儒敏综合与会者意见,向相关机构提交了《关于“高考作文”的有关问题和改进建议》。

“很多同志和老师都认为我们这份建议点到了很多要害,是建设性的,但相关部门的积极性似乎还没有表现出来。”温儒敏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温儒敏在北大语文教育研究所和《课堂内外》杂志召开的关于“高考作文”的“民间会议”上。(受访者供图)

No Comments

Categories: lol比赛赌注平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