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讲好一个故事》:哈佛非虚构写作课自由撰稿人的手边书

讲好故事,尤其是讲好非虚构的故事,要做到真实、客观、准确,而这些都是内容的要求。有时候简简单单的播报,也能传递出有力的故事。

但是,有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就是,中国不缺好故事,怎样把故事讲的动人,传递的更广,却并非易事。

故事有很多,每个人的每一天都可能遇到不一样的人、发生不一样的事,怎样把事情记录下来、传播出去,需要好的方法支持。

哈佛非虚构写作课《怎样讲好一个故事》,是50多位获得普利策奖、奥斯卡奖、艾美奖、美国国家图书奖等得主,分享的他们从动笔之前到发表之后的经验和心得。

这本集合了选题、搭建框架、采访、塑造作品品质,撰写和出版第一本书等实用性问题的讨论,是新闻、电视、广播、纪录片从业人员以及自由撰稿人的手边参考书。

盖伊·特立思在写道他思考“失败”这一选题时,恰巧看到美国队跟中国队的女足比赛,这场比赛9万人观看,最后0比0,要靠点球大战决胜负。

第二天的报道,只是关于女足比赛的结果,全面是冷静的、疏离的文字。从新闻的角度来说,做到了准确真实客观,却并不吸引人。

他说,他会去采访那位把球踢飞了的13号球员,从她的讲述中会挖掘到一个非常好的故事,关于失败,关于中国,关于体育精神。

在创作中,主题很重要,但是能找到一个好的切口讲好一个故事更重要,这决定着是否能引起大多数人的关注,是否具有更广泛的传播价值。

今年我又报了一门写作课,课程中老师又提到很明显的问题,过于关注大问题,却不太在意小事情,然而却恰恰是小事情能传递出大能量。

大问题是人都可以聊上两句,但太宽太泛太浅,既不能说明白,也不能给人以深刻印象,不如从小的切口入手,写能带动自己情感和认知的好故事。

如汤姆·霍尔曼所说,事实是中立的,事实没有意义,但故事的细节可以传递主题,作者本人通过挖掘故事的细节发现意义,进而渲染意义。

越小的事情,离人越近的事情,越能附带着本人的感情,也越能传递出真切的情感。

第一层是发生了什么,也就是叙事。第二层是主要人物对事件的感受。在事实和情感之下的第三层,是文章的节奏,用来唤起故事的普遍意义:爱的持久,智慧盛行,孩子的成长,战争的残酷,以及偏见的歪曲。

小到句子,大到段落,故事的节奏都包含在其中。大部分时候我们能做到的是把事情讲明白,却做不到第二、第三层。

鲁迅的《故乡》中,写道回乡的“我”见到杨二嫂,“正像一个画图仪器里细脚伶仃的圆规”。初只以为比喻形象生动,但细分析之后才明白这是读过书的“我”的看法,这看法说给杨二嫂她是不理解的,这就是人物本身视角的合理性。

很多故事视角转换没有这么明显,就会出现身份与语言、感受不相符的情况,这样就容易让故事脱离现实,让人物变得虚空,非虚构也就不存在了。

至于第三层关于文章的节奏和故事的普遍意义,可能需要更多的经验和理解,现在做不到,也还没get到。

现如今,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希望有一份自由职业,可以自己支配时间,做视频、写文案,做自媒体,都是脑子里会想过的招。

《怎样讲好一个故事》除了有关于选题、结构、场景、人物等的讨论和分享,也有关于写作本身的观点,诸如像摄影师一样思考和观察,变换位置;诸如写作的过程是煎熬的,写不顺的日子会很难熬;诸如捡别人不要的故事,可能会变成一件有趣的故事。

其实,并不是非要强化每个人的写作能力,只是把事情讲清楚明白的能力,是必须的。

再者,“读书+”和“写作+”的能力也是可以拓展边界的,加上自己本身的职业,写作也好,读书也好,都会使得效用更大,这本身就是价值。

No Comments

Categories: lol比赛赌注平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